酒柒

可拆不可逆
坑王 操叔
就是个小公举,记得宠我:)

葬仪社的恶魔人(一)

坐在咖啡店里吃着我妈和她闺蜜仔的狗粮产出来的脑洞

声明:所有角色设定属于 非自然死亡 原剧

CP:懒癌美少女一心只想上中堂系,所以雷打不动站金鱼组

世界观:架空三界设定,私设较多⚠️

*除了ooc都不属于我
*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爱看看不看滚


#

中堂系是在冰冰硬的一块石板上醒来的,他的头很重,脑子好像被人插了一根开着最高档的电动搅拌棒,试图把他的脑浆打成细腻的奶昔

而在中堂系试图整理自己的思绪之前,他先看到了一个拿着锉冰凿和锤子的长着一双长短不一的角的女人

嗯?另一只好像是断了。比起离自己脑门只有几厘米的锐器,那女人角上新鲜的断痕更加吸引着中堂系

“啊,所长,诈尸了”

那女人仿佛对着空气做了个报告后,略带遗憾的看了一眼刚睁眼的中堂系,她扫兴的把手中的‘凶器’往傍边的石台上一丢,两个坚硬的物质相撞的声音差点把中堂系震的又背过气去

“三澄医生!!!”

巨大的撞击声还没散,中堂系头顶的天花板中间突然就开了个黑漆漆的洞,先从洞里掉出来的是一条布满坚硬的鳞片的巨龙尾巴,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半龙半人的老人。恶龙扑闪的翅膀带来的风压吹的中堂系缓不过气,而那只龙生气的声音再次接踵而来

“啊啊啊我不是说了吗,这个恶魔种要先在葬仪社那儿确认有没有相符遗体后才能解剖吗!!而且你的角不就是在初次贸然接触这个恶魔种的时候被莫名打断的吗,现在伤疤都没好就忘了疼了吗???”

“所以我把这具遗体带到废弃解剖室来了嘛”

“这是现在的问题吗?!不就是因为你把他带到这种猾犬都进不来的地方所以我才要找你这么久吗!!”

“好啦好啦总之现在尸体先生已经诈尸了”

“尸体先生是什么…等等,诈,诈尸?”

“喏”

三澄美琴自顾自的开始收拾从界上带下来的东西,顺便敷衍的用下巴指了指依然平躺在石板上的“尸体先生”,但刚才还睁着眼睛看着他的人好像又变回了一具尸体一样死过去了
半人半龙的所长突然全身都化身成了一只类人的龙人,本来就是暗金色的细窄瞳孔现在正闪着银光。他变得异常壮实的手臂牢牢的把又想解剖这具“尸体”的三澄美琴抗上肩头,另一只手带着某种足以扭曲空气的力量附在了中堂系的脸上

“他是界下的人”

完全龙人形态的所长声音有一种让人天生畏惧的低沉,三澄美琴知道不到需要的时候,所长不会变成这种形态。

“界下人怎么会出现在界上,还是以恶魔种的形态?”

所长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他将手从中堂系脸上撤下,转而又将中堂系拦腰拎了起来

“总之先回界上的UDI总部,你回去之后先给我好好的写份检讨!”

说罢,所长又在废弃解剖室的天花板上开了个和来时一样的黑洞,挥舞着自己黝黑的翅膀就向上飞去

“啊,神仓所长…”

三澄美琴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被抗着穿回了一间明显明亮很多的办公室

神仓保夫之所以很少变成完全龙人形态的理由除了以严肃的形象对人并非他的喜好之外。其实还有个更直接的原因——比常人强壮好几倍的身躯并不是一个普通房间能够容纳的大小

所以当神仓保夫回过神并急匆匆的变回只有一对角和一条龙尾巴的普通形态时,摆放在办公室各个书柜上的所有文件几乎都散落到了地面。手上的两个人从神仓保夫的手里滚落到地上,他有点不知所措的缩着身子看着屋子里的一片狼藉

“真是的…”三澄美琴揉着被撞到的腰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检讨书一笔勾销,我就帮你收拾”

神仓保夫挠了挠脸朝三澄美琴很没骨气的低了低头

“拜托了…”

而被冷落在地上的中堂系在刚被拎到办公室的时候短暂的又清醒了一下,但下一秒当面部直面地板后传来的钝痛让他再次死过去之前只有一个想法

‘这他妈都什么玩意儿,狗屎!’

-TBC-

不知道有没有下一章
年更预警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