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柒

可拆不可逆
坑王 操叔
就是个小公举,记得宠我:)

【勇狗】恋爱录入

石川板栗:

仿生人Joe设定


然而只是普通的谈恋爱日常










Joe被装在家电运输的大卡车里,颠簸的车身晃得他胃里翻江倒海,即使他知道自己并不会真的呕吐,但是这样的感觉还是真实而强烈。




Joe是一台仿生机器人,但他开始拥有自我意识。




他快速地运转大脑分析,意识到被人类发现自己存在思维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于是他决定先到达买下自己的主人家里,再伺机逃跑,现在就这样消失在运输的路程中绝对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Joe刚刚睁开眼睛时自己坐在卡车的后车厢里,身边摆放没有被下达指令而一动不动的其他仿生机器人以及看守货物的一个老人。




他和那位看守员坐在同一排的椅子上,毫不费力地可以看到后者正在观看的小电视机,里面放着的比赛正进行得激烈。Joe用大脑偷偷地分析着电视里的内容,得知那是一场拳击比赛的回放。




Joe这个名字是他看到电视里激烈交战的人时大脑中一闪而过的念头,于是他决定把这个突如而来的想法作为自己的名字。他不明白这样毫不相干的单词为什么会浮现于他的大脑,不过他将这归类于人类那奇妙的思想。




Joe沉默地观看着拳击比赛以消磨在车子上的时间,但渐渐地却被这样的娱乐吸引得移不开眼。但他不敢大声地为胜利的那一方叫好,只好用放在腿上的那只手悄悄勾着自己大腿上的皮带,以便控制自己在看到喜欢的选手被打中时能够不发出叫骂声。Joe认为人类这样不可抑制的情绪真是艰难又奇妙,但他并不讨厌这样的感觉。




很快,在沉浸于拳击比赛的过程中,卡车达到了Joe的买主的家门口。






勇利在比赛中拉伤了手臂。这并不是什么大伤,抹上两天药膏就可以继续训练。但他看着白都有希子一副天要塌下来的担忧神情,还是选择了闭嘴。




在勇利坚持要离开白都的医疗中心回家休养之后,白都有希子为他买下一个仿生机器人以照顾勇利的饮食起居。虽然这在勇利看来实在是小题大做,但是他还是默默接受了老板的好意,毕竟天天有人帮自己打扫好房间也不是一件坏事。






Joe假装是在听从指令,乖顺地下了卡车,跟在运货员的身后。




刚刚看过一场激烈的拳击比赛让他止不住一腔的热血想要模仿学习那些精彩的招式,这样拘束的行为对他来说实在是有些勉强。但他很快看到自己站在一间极为气派的屋子前,于是他开始想象自己的买主是一个怎样的人。是一个有钱的富婆?或者是一个啤酒肚的老头?最好是一个活泼的年轻女性,如果心软可以放自己走。




Joe的大脑快速分析着各种各样的想法,房门被打开来。一个高大身影走出来接过送货员手中的笔和货单。




Joe用余光偷偷瞥向那个身影。一身紫红色的紧身毛衣,银色的头发,深紫色的眼睛……Joe一瞬间几乎想要惊叫出来,眼前的这个人正是他坐在卡车上看的拳击比赛的选手。那个让他揪心了几个小时,那么多场比赛里最喜欢的选手——勇利。




Joe快速地分析过勇利的一些基本信息,突然恨不得打断两个人签收的手续冲进对方的家里,想要参观一下王中之王的家。




经历了漫长的等待之后,等到运货员离开,Joe顺着勇利的手势走进了他的屋子。






勇利合上房门,他有一些意外白都有希子居然会给他选择一台男性仿生人。况且对方看起来手感很好的毛茸茸的头发和狂放不羁的夹克实在不像一个职业做家务的仿生机器人应该有的。他转过身子刚想说些什么,对方却突然凑到他的面前来。




Joe比勇利矮上一下,但他并不是很介意这样的设计。他窜到勇利的面前,仰着头,整张脸几乎要贴到勇利脸上。两个人的鼻子轻轻地碰在一起,Joe能感受到对方温热的气息。




勇利被这样的行为吓了一跳,但他很快冷静下来,并且后退半步。




“你有名字吗?”勇利有些疑惑地看向Joe闪闪发光的眼睛,不能确定这样灵活而生动的眼神是不是一台仿生人应该有的。至少白都的仿生人清洁员可没有这样子的眼睛。




“Joe。”Joe歪了歪头,有些不太理解勇利后退的行为。于是他又向前半步,探着上半身,凑到勇利面前,模拟真人说话的吐息打在勇利的喉结上。“我叫Joe!”




“Joe,你靠得太近了。”勇利叹了一口气,伸手按住Joe的肩膀,拉开两个人的距离,开口道。




“人类不是这样的说话的吗?”Joe有些无辜地问道。




“你看刚才我和送货员有贴着脸讲话吗?”勇利看着Joe的神情,过于真实,像一个人类的样子。




“你们是陌生人。”Joe分析了一下人类表示友好的动作,于是伸手拍了拍勇利的肩膀,“但我喜欢你!”




“……”勇利被刚刚见面只有五分钟的仿生人打了一发打直球,有些发懵。但他越发感到Joe的言行不像一个仿生机器人应该有的自然。“Joe,你有自我意识?”




“对啊!”Joe似乎为亲眼看到电视中的王中王而兴奋地不已。他并不喜欢每一句话都在脑内分析,他渴望像人类一样去思考去回答。而且他隐隐约约认为勇利似乎并不会因为自己产生意识而把自己送回销毁。




勇利有些意外对方回答得如此直接。他并不为一个仿生人有自我意识而感到慌张,相反,Joe干脆地回答一定程度上讨好了勇利。如果对方想要欺骗他或是搪塞过去,那么一个有意识的仿生人将是一个未知的危险,勇利不会留下这样的存在。




“勇利,你是拳王吧?”勇利刚想说些什么,Joe却先开口打断了他,“你教我打拳击吧!”




Joe嘴上说着,想象自己打拳击的样子,有些愉悦地模仿着大脑里储存的勇利的样子伸手挥拳。




“你不是仿生人吗?你能够自己分析掌握吧。”勇利对于Joe唐突的请求有些惊讶,但他随即却对眼前的人产生了极为浓厚的兴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脑子,什么样独特的脑回路,面对他的第一刻,不是想要隐瞒自己产生意识的情况,而是想要学习拳击,Joe或许说话时一点分析能力也没有用上。




“我是家用型,自己学习有些困难。”Joe停下挥舞的拳头看向勇利。他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兴奋与希冀,褐色的瞳孔里映出勇利的影子,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得真实。“我想和你真正的打一架。”




“在那之前,先为我准备晚饭吧。”勇利感觉面对Joe时整个人莫名的放松。眼前的这个仿生人刚刚产生了意识,仿佛还是个人类的孩子的心智,心思纯粹,甚至可以称之为可爱。




“我不会……”Joe难得有些不好意思地收敛了方才张扬的神情,用手抓了抓头发。




“你不是家用型吗?”勇利这才开始对Joe感到有一些苦恼。




“那些数据太多余了,为了录入你的比赛视频,我把它们都删除了。”Joe的理由听起来竟这样的正派而冠冕堂皇,一时之间勇利竟不知如何作答。




Joe并不是太高级的型号,只是个最基础的家用机器人,因此脑内储存在的东西也极是有限的。就像人类一样,如果要大量获取一些东西,就必须删除遗忘一些东西。这使得他在产生意识之后,随着自主意识的不断加强,电子网络分析能力逐渐削弱。这样的结果会让Joe越来越像人类,但这不知是好是坏的趋势却让Joe很是受用。




Joe见勇利抿着嘴唇没有回答自己,在分析对方确实没有因自己生气后,松了一口气,随后他像是在为自己找一些作用似的,大声开口道:“但是我可以陪你训练!”




“……”勇利愣了一下,却很快感到心里有些愉悦,越发对Joe感兴趣起来,“那真是谢谢我的小粉丝了。”




“啧,我才不是你的粉丝。”Joe闻言,对于这样的称呼有些不屑地撇了撇嘴,“我会成为你最强劲的对手。”




勇利没有回应Joe,他绕过Joe向厨房不紧不慢地走去,脸上却挂着淡淡的笑意,似乎并不为这样莫名而来的挑战感到恼怒。“但我现在要准备晚饭了,Joe,你会吃饭吗?”




“虽然没有必要,但是人类的家庭料理在电视里看起来似乎不错。”Joe一点也不见外地翻过靠背,坐到沙发上,将两条腿架在玻璃茶几上。“冠军,我要吃神户牛肉!”




勇利不知道自己作为Joe的主人,应该先教训他对自己的称呼,还是先指正他对于人类家庭料里的错误认知。




但是最后两个想法勇利都没有完成。他将煎好的青花鱼盛到盘子里端到Joe的面前,在Joe大声地叫着他冠军,并且询问他为什么这个食物与电视上的神户牛肉长得不一样的背景音下,淡定地喝着手中的味增汤。






勇利又过了几天才带Joe进到他布置在家的训练室,为他演示了最基本的拳路。




停下动作后,勇利看向Joe,对方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冠军,你的右手臂是不是受伤了?”Joe撅着嘴,一脸探究地上前抓过勇利的右手。




“你分析的结果吗?”勇利任由Joe拉着自己,也不挣开,低头看着Joe的表情。




Joe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情都极为自然,甚至很有他自身性格的特征。勇利有时会忘记家里多出来的这样一个人是非人类,但是却并不因这样的存在而感到不适应。他喜欢观察Joe,正如Joe喜欢分析他一样。




“我可不是医疗型。”Joe放开手,学着勇利的样子出拳的同时,回答道,“你出拳的速度比你在比赛中要慢一些。”




见勇利神色温和地看着他,Joe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有些骄傲地继续说道:“这不是分析,是我观察的结果。冠军,你出拳的习惯我可是了如指掌了。你的那些影像,我这几天每天都要看上无数遍。我一定会看透你身体的每一个细节。”




空气在那一瞬间变得有些胶着。Joe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话有多么暧昧,勇利却是真真切切被Joe所说的话吓到了。




“你不看别人的比赛吗?”勇利看向Joe,有些不确定地开口。




“我就喜欢看你的啊。”




“……你的脑子里都装着些什么。”勇利有些无语地低声说道。




Joe却一时之间没有辨别这并不是一句对着他的疑问句。他咧开嘴,笑得得意,双眼直直地望向勇利,开口道:“录入的全是你的比赛影像!”




“……”勇利眨了眨眼睛,背过身去继续打沙袋。这已不知道是这几天来第几发直球了,偏偏Joe满脸理所当然。






接下来养伤的日子变成了勇利与Joe两个人的同居。Joe完全忘记了最开始是谁一心想要逃离自己的买主,在勇利的家里过得心安理得。




勇利发现即使把Joe当作一个真正的人类,对方也十分地好养活。中午勇利回白都训练,Joe也不需要特意吃饭。而晚上无论他做什么,Joe都会乖乖地吃下去。




Joe将水池里洗好的盘子捞出来递给勇利,他停下嘴里哼着的小曲,开口道:“冠军,明天晚上再吃那个长得不太像的神户牛肉吧,味道还不错。”




勇利擦盘子的手抖了抖,心里产生了一丝微妙的愧疚感。




后来勇利确实带Joe去了一趟顶级的餐厅品尝真正的神户牛肉。




勇利把Joe塞进他原本认为定会不太合身的西装里,却意外地发现对方直挺的背脊,细窄的腰身与紧身的衬衫及其相配。




他们两个坐在顶楼旋转餐厅的玻璃落地窗前,宛若一对刚刚交往的恋人,在暖黄色的灯光下共进晚餐。




“我以前还以为你很穷的,冠军。”Joe学着勇利的动作切开牛肉,开口道,“不过终于吃到了!”




“……终于?”勇利顿了顿,放下手中的刀叉,周身的气场变得锐利而危险。




Joe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连忙把自己手中刚刚切好的牛肉叉起塞进勇利嘴里。




勇利没有松开牙关,牛肉上沾着的油汁抹了勇利一嘴。




“……”




“……”




隔壁桌传来不明真相的人看到两个人的“甜蜜”互动而传来的羡艳的笑声,这令Joe感到勇利的气息似乎更加吓人了。




但勇利最后还是张嘴吃下了Joe递来的那块牛肉。




那之后第二天,勇利第一次要求与Joe对战,并且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把Joe揍到趴下。




勇利以为Joe会服软,会反过来讨好自己。但实际上Joe的性格里似乎天生就不存在讨好这样的字眼。




Joe虽然当时没有说些什么,但是之后的连续的一个星期里,勇利每天把车开入车库之后,还来不及走出来,就会听到车库落锁的声音。




勇利一开始认为这是Joe与自己对抗的表现。但每次他因此而决定与Joe双人对决练习以借机揍Joe一顿,Joe都会格外得兴奋。他意识到这或许是Joe独特的挑衅方式,就为了和自己打上一架。




Joe身上的伤即使不需要上药,也可以很快愈合,但他为了更接近人类,确实为自己进化出了痛觉。




在勇利得知Joe可以感知疼痛之后,他不由得怀疑自己的小陪练是不是有些受虐倾向。




不但如此,Joe还没有半点家用机器人应该有的样子。不会做饭也不会打扫房间,整天就是缠着勇利陪他练习拳击。Joe并不喜欢分析数据,这样对他来说是一种不尊重对手,或者说体会不到拳击的快乐的行为,但或许是天生优势,他进步的速度极快。




勇利没有回白都的日子,技能非但没有生疏,反而在Joe无数次的挑战中,有了全新的领悟。




相处下来的日子让勇利愈发觉得Joe真是十分奇妙。勇利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样的感觉,总而言之,并非他自恋,勇利觉得Joe的眼里除了拳击,就全是他。




而勇利确实喜欢Joe面对自己时各种各样的反应。对他来说,这些东西很有意思。有时候他甚至不确定到底谁才是仿生人,他无意识地去留意Joe的举动与心情的行为完全超出了他的打算。






那是Joe“出生”的第一个场景。在那个闷热而昏暗的卡车车厢里,沙沙作响的小电视机里传出观众们刺破耳膜的喧哗声。Joe有自我意识的第一眼所看到的景象——银发的男人挥出致命的一拳,重击在对手的左脸上。




正是那一刻,Joe原本泛着机械光的瞳孔扩大了,那一拳的场景定格在他的视网膜上。




Joe几乎是在一瞬间动用了自己的分析网络去放大拉近那个场景。他看到了勇利那冷静却又疯狂的眼神。




附着在身体上的一体机在灯光和汗水之下泛着光泽,勇利出拳的姿势堪称绝美,无论是线条还是姿态,赏心悦目却又狠戾。




这样的场景将刚刚出生一般的Joe带入了一个绝妙的境地。想要自由,想要挥拳,想要和这个男人打上一架,想要……




Joe的脑海里闪现过无数个念头,正如每个人类所拥有的——欲望。






Joe望着勇利翻着柜子的侧脸,不禁回想起那个让他拥有了真实心跳的画面。他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勇利把录像带堆到桌子上。




“这些是我比赛的录像,你以后可以看它们。”勇利把一盘录像放进播放机,说道。




“可是这些我大脑里都有。”Joe走上前,蹲到勇利的身边,侧头看着他。




“那你可以把它们删除,装些其他东西。”勇利面无表情地回望,语气却极为柔和。




Joe原本坐在沙发上时盘着的小腿如今因为蹲着的动作不得不支撑重量而有了发麻的感觉。




痛感,麻痹,酸楚……这样的感觉对于仿生人来说真是不可思议。Joe也一开始只是为了更接近真人而有意识地为自己创造打斗时的痛感。但是不知不觉间,这些感觉变得更加强烈,他也无法解释他为什么会有这些越来越真实的体感。




Joe就像一开始见面那样,和勇利说话时总是凑得很近。他的小腿传导而来,电流通过一般的麻痹感让他唯一支撑身体的垫着的脚尖失去平衡,他整个人往前栽去,倒在勇利身上。




鼻梁砸到勇利的胸膛上的一刻,Joe甚至认为自己的鼻子应该被送去维修。




勇利被Joe撞得向后倾倒,冲击感让他的脊背砸向地面,他用小臂堪堪支撑住,不让自己完全躺到地上。勇利任由Joe砸进自己怀里,然后捂着脸撑在自己上方。




“为什么?”Joe一手撑着勇利身侧的地板,一手捂着揉着脸,毫无意识两个人现在的姿势有多么古怪。




“……我想让你更像人类。”勇利并不打算起身,保持着现有的姿势开口道,“或者说,这也是你想的,变得更像……不,变成人类。”




Joe爬起来,一屁股坐到勇利的小腹处,双手搭在自己立起的膝盖上,动作极为豪放。“啧,你可真了解我。”




“毕竟你已经赖在我家几个月了。”






勇利恢复在白都的训练后本是没有必要回到这里的,他在白都有自己的房间,甚至更加豪华。但他还是选择回来了。




这里更像家。




每个晚上回来,Joe都会在勇利到家的时候,用大脑控制房子的智能锁,为后者打开车库的门。虽然有时会有一些闹脾气的恶作剧,但勇利却并不讨厌Joe这样的行为。




然后,勇利推开已经解锁的家门,会看到Joe闭着眼睛坐在沙发上,想来又是在大脑里观看自己的比赛。




勇利住在这里,没有白都一流的厨师准备三餐,自己动手,做得还是两个人的份。房间没有人打扫,他必须定期自己清洁,还要拉着到处想逃的Joe,以陪练作为条件,逼他皱着一张脸,穿上恶意满满的碎花袖套,和自己一起清理房间。




勇利却对这样的生活着迷了。






现下,两个人保持着这样紧密的姿势,却都不先离开。




勇利沉默地看着Joe跨坐在自己身上对自己发起第无数次的挑战,忽然开口打断道:“现在我只想知道,顶着我的东西,是出自你的真实意识吗?还是只是你的功能一部分。”




Joe喋喋不休的嘴卡住了。他愣了几秒才意识到勇利在说什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情况,瞬间整个人都在发烫,仿佛要烧坏他的主板。




“我不是服务型的!”Joe一拳砸在勇利耳侧的地板上。




勇利看着Joe挥过来的拳头,完全没有要躲的意思。果不其然对方砸在了地上。




“那就是你的意思了?”勇利勾起嘴角,声音低沉。他伸手抓住Joe砸在他耳侧的手,翻了一个身,将Joe整个人摁到地上。




看到勇利满意的神情,Joe却突然冷静了下来。他意识到勇利并非是在耍他,而是真切地做出了回应。




Joe立起膝盖顶在勇利的那处,换来勇利一声闷哼,并且把他的手腕拧得更紧。




这让Joe想起了欲望的感觉。




他的网络分析能力终于崩塌了。




或许爱上人类的时候,便是成为人类的那一刻。






勇利只有一次提过关于爱的问题,在他压着全身发烫的Joe的时候,附在他耳边极轻的一句话。那之后,勇利便不再说那样的话。




Joe不再拥有计算机那样的万能分析能力,但只是如普通的人类一般思考,或者说,即使不思考,也能感受到勇利面对他时强势的感情。正如Joe第一眼的那一拳,然而这次却打在了他的心上。




他们不需要太过煽情扭捏的对白,因为他们总是在互相观察。




Joe最后还是删除了大脑里下载的勇利的比赛视频。不仅是因为他有了录像带,还是因为他有了更加需要录入的东西。






勇利一拳砸在Joe的脸上,成功让Joe向后倒在训练台上。




Joe双脚一蹬,一个鲤鱼打挺地跳了起来,紧接着朝勇利挥拳而去。




“所以你现在录入的资料是恋爱?”勇利躲开Joe的攻击,开口问道。




“这个词有点土吧,冠军。”Joe双手护住下颚,挡住勇利的进攻,喘着气回应勇利,“不过也不错,就叫这个吧。”




“那些资料里有什么?”勇利停下动作,解开拳套,抓起自己肩膀上的毛巾,像是擦小狗一样抹了抹Joe满脸的汗。




“如何讨好恋人?”Joe在毛巾下闷闷地发出声音。




“那你先学会做饭吧。”勇利停下擦拭的动作,有些玩味地看向Joe。




“……不如改成在晚上?”Joe意有所指,拽掉头上的毛巾,身子向前探去,就像最开始那样凑到勇利面前。




勇利这次却不再后退,而是微微弯下腰,把嘴唇贴到Joe的唇上,缓缓开口:“那就先从今晚开始吧。”



评论

热度(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