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柒

可拆不可逆
坑王 操叔
就是个小公举,记得宠我:)

无间双龙每集衍生物……?

反正,我从热血高校的时候开始就觉得建国是受,然后就不停的吃冷西皮【吐血状x

叙述的有点乱七八糟,反正我写的挺开心的x

来个人我们天天互相喂点粮好不好啊QAQ

只要栗受我都吃!!!

正文⬇️
—段野龙哉—

当看到葵坐在他面前叙述自身已被‘爱’救赎的时候,他不经要想如果自己在成长的过程中遇到了第二个像结子这样的人愿意成为他的家人的人,自己是否能放下‘报仇’这件事呢

又或者说,他,那个被结子救过一次,却又因为结子的消逝而甘愿走上歪路的他是否愿意被引导呢

愿意被‘结子老师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他’的理念引导而放下复仇呢

段野龙哉看着眼向他道谢的一脸幸福的女孩,说不羡慕肯定是假的,但他真的一点也不想被救赎

开什么玩笑,他喜欢的人是柏葉结子,而他绝不能容忍他喜欢的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所以说如果说教是结子的工作的话

“家庭吗…?”龙哉不知道为什么勾起了嘴角

“嗯”那女孩笑的灿烂

复仇,就是他自己的事了

—龙崎郁夫—

他有很多事都弄不明白,比如泡完澡的ta酱就不能把上身擦擦干再穿衣服吗,比如ta酱就不能把他的烟放下吗,比如ta酱到底为何这么执着于报仇,比如

他真的能继续在‘替结子老师报仇’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吗

“我很在意”郁夫略犹豫的朝坐在下层的龙哉开口

“结子老师以前过的是怎样的生活,为什么会在Mahoroba”

“郁夫”

显然,龙哉并不想听这些

“她的身份和我们的目的无关”

“不是吗”

更明显的是,郁夫看着龙哉离去的背影,二十年以来束缚着他的记忆让他迷惘的低下了头

“不是啊…”

更明显的是他开始不明白自己执着下去的理由了

“我想知道啊……”

ta酱

—衔尾龙—

作为两条互相咬着对方尾巴的龙,他们已经在这世上存活了大概三十年,当然因为制作人的要求,本来是蛇的设定变成了龙使他们在‘吊坠上有个洞里面刻了字’这件事上的态度好了不少

那么作为一条突然被主人扔进抽屉的吊坠,再一次被那个卷毛带上的时候,他们明确了三件事

第一, 柏葉结子死了

第二, 卷毛被臭脸怂恿着准备替他们上一任的主人复仇

第三, 这俩二愣子谁都不知道他们身体里有刻字

鉴于龙生阅历还算丰富,跟着柏葉结子这几年让他们知道了不少恶心事

当然看结子洗澡啥的不能算他们的错

他们要说的是那个臭脸大概是选错人了,之前也说过了,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这俩孩子大概都不知道,而郁夫那个卷毛在进Mahoroba之前有母亲照顾,甚至还找到了自己的生父,与之相比,龙哉那个小鬼除了柏葉结子大概就什么都没了

而现在,结子也死了

他们并不认为拥有那段记忆的龙崎郁夫会有强烈的报仇的想法,如果没有龙哉的坚持,郁夫绝对会像龙哉说的那样

慢慢的,忘记柏葉结子这个人

然而他们说白了就是个吊坠,他们不能也不想插手这件事,柏葉结子的死不可挽回,所以这俩小鬼如果能找到犯人,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件坏事

只是卷毛,你不管再怎么看你也不会知道我身体里有刻字的所以请不要老是把我们从你的脖子上拿下来好吗,如果把我弄丢了小心会哭哦

还有死臭脸,你要不就把烟给戒了,不然下次抽烟请把车窗打开好吗,诅咒你哦阿婆头

评论(2)

热度(21)